“光”华绽放黄花滩
信息来源: 武威日报 发布日期: 2024-02-21 15:31 浏览次数:

从古浪县城驱车向东北行驶50多公里,就到了腾格里沙漠南缘。

腾格里沙漠是中国第四大沙漠,不过从沙漠公路看两边,沙丘不再高大,也不再连绵,因为它们被一片片蔚蓝色的光伏发电板隔断。

古浪县光照充足,太阳能属Ⅰ类资源区,年平均总辐射量在5800-6200兆焦每平方米,日照时数约2880小时,有效利用时数年均1750小时。

近年来,古浪县紧扣国家“双碳”战略目标,着力打造北部沙区百万千瓦光伏发电基地。如今,一望无际的光伏发电板就铺展在戈壁中,宛如波光粼粼的涟漪延绵至天际,静默无声地捕捉炽热阳光。

钻过高耸的输电塔群,记者来到了新华发电古浪电站。电站于2023年4月8日开始首台机组带电,同年6月26日全容量并网发电。此外,电站还管理着古浪绿舟光伏电站、古浪振业光伏电站。这三座光伏电站在空间上呈品字形排布,合计有30万千瓦装机,年发电量在4.8亿千瓦时左右。

刚下车,迎上来的电站站长罗建军便指向远方的光伏发电阵列说:“一定要先看看我们的‘追日’光伏板,就跟向日葵一样,黏着太阳转。”

光伏板如何“追日”?“有两种模式,一种是按时间自动调节,另一种则是‘双马拉车’。”罗建军说,部分光伏板两旁有两个小光伏组件,可以感知太阳光线的方向和强度,阳光照到哪儿,联动的控制器就带动光伏板转向哪儿,从而获得最大的光照强度和发电效率。

进入新华发电古浪电站的集控中心,三排电脑组成的后台监控系统,依次对应绿舟、振业、新诚宝华三座光伏电站。值班人员实时掌握各机组运行状态及现货交易等信息。

“平时的工作就和证券交易员一样。”值班员陈昊说,“电站生产的光伏电最终汇入省国网公司的电力交易平台。作为卖家,我们提供不同种类和时段的电力,在平台挂牌交易,电价会根据每时每刻的电力供需情况实时波动,而电站可以灵活安排发电计划节约成本。”

“所谓的灵活安排,其实就是‘波峰调平’。”罗建军解释说,就像烧一锅水准备煮面,要点在于控制火候。早高峰和晚高峰对应一天中大家都回家做饭、开空调等大量用电的时候,这时家家户户的电力需求猛增,就得火力全开把水快速烧开;而到了深夜或清晨,大部分人都休息了,用电需求减少,只需要维持小火保温。电站应对白天和夜晚、工作日与周末之间电力需求的巨大波动进行“波峰调平”,同时,利用储能系统来平滑输出,让整个电力供给与需求时刻保持平衡,避免因供需不匹配导致的资源浪费。

沿着高耸的架空线路,记者又来到相隔不远的亿恒宝华光伏电站,附近的几座大型光伏发电站就是使用这里的储能电池仓完成储电。

“我们的18个电池仓,就像一个个大号‘充电宝’。”亿恒宝华光伏电站站长冯亮说,光伏发电板产生的电能通常是直流电,而对于储能系统来说,目前最广泛采用的技术是磷酸铁锂电池储能。电池通过正负极之间的化学反应来储存电能,这种化学反应产生的电流同样也是直流电,稳定且安全。

亿恒宝华光伏电站还负责着黄花滩330千伏汇集升压站的日常运维。“国家第一批大基地项目亿利集团30万千瓦光伏治沙工程和嘉寓集团30万千瓦、新华水电15万千瓦两个省内‘十四五’第一批新能源竞配指标项目的光伏电汇集升压后,才得以并网发电。”冯亮说。

“汇集”是指将成千上万块光伏组件产生的直流电集中起来。通过汇流箱,所有光伏阵列输出的直流电会被并联或串联地汇集在一起,形成较大的直流电流量。

接下来是“升压”过程。由于电力传输中,高压有利于减少电能在输送过程中的损耗,所以需要将低电压直流电转换为高电压交流电。在这个阶段,直流电被送入逆变器中,逆变器会把直流电转换成交流电,并且提升电压至适合长距离传输的高压等级。

最后,高电压交流电进入升压站的核心设备——变压器,进一步升高电压后,通过输电线路将清洁的太阳能电力输送到电网或其他用电负荷中心,供给用户或商业用电。可以说,汇集升压站就是点缀在“光伏海”之中的能量中枢。

寓治于产,沙尽其用。古浪县在全力推动光伏产业发展的同时,还考虑到将光伏发电与生态治理有机结合。具体到各大光伏发电基地建设,通过抬高光伏阵列高度、拉大阵列间距,以光伏组件为植被遮阴,减少蒸发量,促进植被的生长和恢复,有助于开展种植、养殖业,实现清洁能源的产出和土地资源的高效利用,使沙漠“无人区”变成新的“淘金地”。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